Hong Kong Public Affairs and Social Service Society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Students' Union

Proudly sponsored by Freshfields and Skadden, and supported by The British Council and The Hong Kong Society.

 

This website was launched in 2015 by Zoe Liu (Publications Officer 2015-16)

從「跳船」看香港的教育制度

December 3, 2016

 

眨眼間,香港新高中課程實施已逾五年,第六屆中學文憑試如箭在弦。可是, 近年香港學生在完成F4/F5 課程後負笈升學的情況屢見不鮮,不少海外升學顧問公司更是大行其道。很多人對於別人這種「逃兵似」的行為或是嗤之以鼻,或是很是「葡萄」。作為對Alevels及DSE都略有認識的「跳船人員」之一,究竟兩種教育制度的分別在哪?西方教育受到香港人青睞,我們不惜離鄉背井,千里迢迢求學的原因又是什麼呢?香港的教育制度究竟有什麼弊病?

 

首先,有些人認為Alevels難度不高,不屑前往海外升學。然而,我認為這是不盡不實的指控。無可否認,A levels的Science subjects 及 Mathematics 雖然課程深入,卻很少會像DSE般把不同的topics incorporate來考,題目較淺白及機械式,比較容易掌握。可是,新修訂的A levels已漸漸提高題目難度,以配合國際學生水平。另一方面,我認為A levels的人文學科比起DSE的來的更有挑戰性。例如,經濟科要求學生與時並進,廣閱英國與國際財經時事。Evaluation一環鼓勵學生多元思考,沒有固定答案,言之成理便可,很有彈性。又例如英國文學,我還記得year 12 「Property」一書至今仍令人津津樂道。作者筆下的主角作為奴隸的主人,經常透過房間裏的「spyglass」(小望遠鏡)窺看下人的生活,而這個「spyglass reflects a layered and reverted image」, 象徵了主角limited 及narrow的世界觀(perspective)。當然,你不喜歡以「spyglass」去分析這本小說也無傷大雅,往往可以從其他的角度或象徵意義出發,言之有物即可。有云「學而不思則罔」,香港的「填鴨式教育」則未必能鼓勵學生多角度思考。

 

另一方面,較為熟悉A levels的可能會有一種迷思-何解不少素來在DSE成績不算「標青」的同窗到了國外成績突飛猛進?這當然不是因爲外國人成績較「不濟」。我認為主要的原因是有別於DSE強制學生修讀 「core subjects」,Alevels沒有必修課,課程組合任君選擇,具很大的自由度。「文人」大概可以take English Literature, History and Economics。「理科人」大概可以take Phy Chem Bio,熱衷於數學的可以take Double and/or Further Mathematics。這有利學生早一步鑽研自己更有興趣和能力的學科,也不用被不適合的必修學科「拖後腿」,事半功倍。反之,DSE 「3322」的最低入學要求,令有些數理的尖子可能因為敗在中文這「死亡之卷」上,入學夢碎。這不但沒有達到「因材施教」,更浪費人才,實為可惜。

 

學業以外,A levels的求學壓力無可否認相比「一次定生死」的文憑試少。除了學業,A levels升學也看重ECA (Extra-curricular activities),如sports, leadership programmes, community services等。相信經歷過UCAS 的同學都記得我們是如何在Personal Statement咬文嚼字,務求在600多字內把一生重要的ECA以及所學的「soft skills」交代得淋漓盡致。可是,在DSE的制度下,除非我們是體壇或音樂界的明日之星,否則OLE再豐碩,說到底也不夠文憑試一紙成績來得重要。

 

我認為今天香港教育制度的最大弊病就是過於催谷讀書升學的重要性,這也與社會意識形態息息相關。香港的學生要「贏在起跑線」,但什麼才是社會及家長眼中的「贏」呢?教育及升學的目的又是什麼呢?在傳統的思想中,學生讀書名列前茅,考進高等學府及「神科」便是「成功的化身」,有著令人欣羨的光環。反之,讀書不成卻往往會被標籤爲「沒出息」及「懶怠」。然而,人各有志,也洋溢著不同的才華,一味鼓吹子女讀書猶如把學生倒模在同一款式的「模餅」中,磨去個人不同的菱角,埋沒自我的潛質及能力,阻礙各方面專才的發展,實為可悲。德國的教育制度中不見得每個人都會想去擠大學那一道窄門,值得借鏡。在小學畢業後,孩子就可選擇將來要進大學或是接受技職教育的訓練,如學習製作麵包、美容美髮、電車公車司機等,保障不同人的潛力得到發展。

 

香港的教育制度與社會風氣根深蒂固,非朝夕可改,看來到海外求學的莘莘學子數量還是會持續上升,補習風氣也會依舊盛行,值得我們深思。

Tags: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Why do we need changes?

November 23, 2018

1/10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November 23, 2018

March 3, 2018

February 28, 2018

February 4, 2018

January 30, 2018

January 26, 2018

January 25, 2018

Please reload

Archive